2014080508
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社會責任 > 參政議政

參政議政

關于加大政府購買法律服務力度,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提案(全國政協提案,政協委員朱征夫, 2012年)
發布時間:2014.04.03 閱讀:83

最大的棋牌游戏 www.mevnl.com 當前我國的法律服務在兩個領域最為薄弱,一是刑事辯護法律服務,二是城市社區和農村法律服務。

一、關于刑事辯護法律服務

刑事辯護制度是否完善是衡量國家法治、人權和社會正義的保障程度的重要標志。律師辯護原則在當今世界各國中得到普遍確立,我國已簽字加入的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》第十四條將獲得辯護的權利作為刑事審判的基本要求,我國的《刑事訴訟法》也規定被告人有權委托律師為自己辯護。但到目前為止,刑事辯護的覆蓋面仍十分有限。一方面,根據測算,我國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得到辯護的比例僅為30%,可另一方面,許多律師在為沒有足夠的法律業務而發愁。其中原因,除了刑辯律師的執業環境問題(如“三難”問題、刑法306條律師偽證罪的問題)外,主要是法律援助資源不足,許多被告人無錢支付必要的律師費。當前大部分地區的法律援助只能滿足刑訴法強制要求的、對可能被判處死刑的被告人的辯護需要,如果要擴大法律援助的范圍,讓其他被告人也能享受刑事辯護,就需要加大政府投入,更多地購買法律服務。

二、城市社區和農村法律服務

律師進社區、進農村提供法律服務起步較晚,但近幾年的實踐證明,律師服務進社區、進農村,能大大增加居民和村民的法律意識,提高基層政府依法行政管理水平,化解基層各類矛盾糾紛。在這次烏坎事件中,廣東省委省政府為使事件得到依法處置,維護村民的合法權益,特地安排多名律師參加工作組,由律師就事件所涉土地問題、村民選舉問題等方方面面提供法律服務,效果顯著。但是,由于社區、農村承擔律師費用的能力有限,要讓律師服務長期留在基層幫助弱勢群體和基層群眾,需要建立以政府購買法律服務為主,村(居)自主購買法律服務和律師公益法律服務為輔的長效機制。

三、政府擴大購買法律服務的范圍已有良好的探索

在法律援助方面,深圳法律援助的門檻在全國是最低的,受援面也最廣。自2009年《 深圳市法律援助條例》正式實施后,凡是在深工作生活、家庭平均收入低于1000元的群眾,無論你是否深圳戶籍,無論來深圳工作多久,只要是在深圳產生法律糾紛需要維權的經濟困難人士,都可以在深圳申請法律援助。在刑事訴訟程序中,政府出錢承擔的法律援助的范圍遠遠超過了對死刑案件的指定辯護,因經濟困難沒有聘請律師的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,公訴案件中的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近親屬,自訴案件的自訴人及其法定代理人,都有權申請法律援助。

在村(居)法律服務方面,佛山市推行政府為村(居)購買法律服務。以三水區云東海街道的實踐為例,據介紹,街道與區內一家律師事務所簽訂協議,由街道辦統一向該事務所購買法律服務,向全街道5個村(居)委員會各指派一名律師為村(居)委提供法律服務。協議約定法律服務的內容主要包括提供法律講座和咨詢、村規民約的制定與修改、指正不當決策行為、合同審查、重大事項的法律意見和建議、調處重大矛盾糾紛及群體性糾紛、適當開展公益性民事訴訟代理和非訴訟案件處理等七大方面的服務,等等。這些實踐證明,政府為村(居)購買法律服務,對創新基層社會管理和法律服務形式,保障農村村民權利和村民自治,維護基層和諧穩定,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因此,特建議,為維護弱勢群體和基層群眾的合法權益,促進社會和諧穩定,在鼓勵公益法律服務和群眾自主購買法律服務的同時,政府應當加大力度,為弱勢群體和基層群眾購買更多法律服務。